欢迎登宝鸡市综合交通建设协调服务中心网站

今天是:

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行业文化


打麦场

[ 来源:资金科 | 作者:吴晓英 | 发布时间:2019-11-05 | 浏览:4694次 ]

“算黄算割,算黄算割”算黄虫一叫,就预示着夏收时节的到来,对农民来说,夏收是大事,是一年中最最重要的事。一年的辛苦付出眼看到了收获的季节,人人心里充满了期望,碾场、磨镰刀、修架子车、补晒蓆......每家每户都行动起来了,到处都充满了兴奋紧张的气氛。

打麦场,我们老家通常叫场(二声)。八十年代初的时候,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,地都包产到户,场也按人头分给了各家各户,但是能做场的地一般都很少,一家人的场根本不够铺排,所以通常都是三五家关系好的或者本门子的人给村上说好,把地分到一块,凑成一块大场。

碾场是第一步。场都是土场,经过一年的风吹日晒,有些地方出现了坑洼,有些地方已经开裂,有些地方被一些勤快人重新挖开种上了玉米、蔬菜等农作物,更多的则是堆放着往年的麦草垛、玉米杆等,所以首先要清理场上的杂物,清理完后犁一遍,犁完后还要把大的胡基用锄头一个个打撒,打的越散越好,越细越好,更有那细相人还要用耙子再耙一遍,这样碾出来的场才光亮。碾场要趁土没干的时候碾,这样才容易碾平。有人碾场村里没事的老人、小孩都会去围观,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都谈论着麦子的长势,谈论着最近的天气,盘算着夏收的计划,憧憬着今年的收成,孩子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,追逐打闹着,热闹的就像跟会一样。碾场用的都是碌碡(也称碌轴),八十年代初,大多数是用牲口拉着碌碡,后来有了拖拉机,碾场就省事多了。碌碡又大又重,来来回回的碾,碾一会就得停下来歇一歇,主人家也会赶快给碾场的人递烟送水,好让人家给好好碾,趁此机会,主人家还要把凸起的地方再敲一敲,凹的地方再填一填,一遍、两遍、三遍,一个场碾下来往往得两三个小时,直到把土碾的象墙上的腻子一样细腻,象小孩的屁股一样光滑,场才算碾好了。

刚碾好的场,黑黝黝、平展展的,马上就吸引了孩子们的注意。任主人怎么撵,总有那调皮捣蛋的要进去跑一圈,最后在大人的连哄带斥下好不容易等到场稍微晾干,就再也禁锢不住撒欢的小短腿了,呼朋唤友、三五成群的就在场里玩开了,打车轱辘、跳皮筋、捉蝴蝶、逮蜜蜂.....反正是肚子不饿不回家,不到天黑不回家。

然而场真正的用处是用来收麦的,争分夺秒、虎口夺食的日子,割麦的割麦,拉麦的拉麦,一切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。人们将沉甸甸的麦捆一车车拉回场里,按照事先选定的地方一个挨着一个整整齐齐的摆着,有的摆成长方形、有的摆成正方形,远远看去就像一队队等待检阅的士兵,确实是等待检阅,因为这时候就会有经验老道的人走过来,看看这家的、摸摸那家的,抽几根麦穗在手里捻了,放几颗麦粒在嘴里尝尝,谁家的好谁家的孬立即就分辨出来了。

等到麦割的差不多的时候,一个场里的几家人就开始商量摊场碾麦的事,大家根据自家的情况安排好摊场的先后顺序,一家摊场另外几家都抽出人来帮忙,大人说这叫“骗工”,你把工骗下了,别人才会给你帮忙。天气好的时候,一天可以摊两三场。摊早场的,早上六七点钟就开始了,摊场的人家早早就把场打扫干净,等到帮忙的人来了,大家就把麦捆搬到场地,解开腰绳,把麦秆一层层平铺开,直到场地占满或者麦捆铺完场就算摊好了。摊好的场还得晾晒干一点才能碾,用拖拉机拖着碌碡转着圈的碾,直到角角落落都碾到,厚厚的麦秆变成瘪瘪的麦草,这一遍就碾完了。碾完一遍就要翻场,碾一遍翻一遍,一般要碾两到三遍,最后一遍翻完的麦草就要摞起来,堆成麦草垛。堆麦草的人都是村里的能人,铁叉就像他们手中的刻刀,时而恣意飞舞,任意铺排,时而东垫西补,金雕细酌,既要踏实又要美观,不一会儿,一座座圆形的碉堡,或者方形的房屋就在他们手里成型了,引来众人一片叫好声。

忙天里,大人跑断肠,娃娃来帮忙,劳作的间隙,孩子们也不闲着,端茶送水,扇凉点烟,拿东西跑腿,被大人逗弄着唱歌跳舞,繁重劳作的乏困让欢声笑语冲淡,站起来拍拍屁股接着干。接下来就是扬场了,麦堆小的,趁着有风的时候赶紧扬,麦堆大的就得排队借电扇扬,人们挥舞着汗水,将一掀掀麦渣迎着风扬上去,再看着一粒粒麦子像个胖娃娃一般滚出来,慢慢堆成一座黄澄澄的麦堆,脸上的褶皱也乐开了花。

刚碾完的麦子还要晾干,这时场就是最好的选择。家家户户都要晒麦,所以经常要早早的去占地方,因为是土场不能直接晾晒,所以各家各户还要将能铺的东西拿出来铺上,那时候用的最多的就是晒蓆、帆布和塑料布,东西铺好后,将一袋袋麦子从家里拉出来,倒在上面晾晒,中间顶着烈日翻搅几遍,太阳落山的时候又一簸箕一簸箕的收起来,拉回家,等待下一个好日头,一般经过三个日头麦子才能晒干,这时场也算完成了它今年的使命。

当时间的磨盘慢慢的碾过三十多年后,夏收也变得简单了,割麦用上了割麦机,“突突突”几个来回,麦子就割完了,割完麦子,麦粒也就脱出来了,省时又省力;麦草也不用摞了,直接埋在地里当做了肥料,经济又环保;村村都是平展展的水泥街道,水一冲干干净净,麦子可以直接倒在地上晒......昔日夏收的场景化作了尘封的记忆,场上只留下一座座麦草垛,像一个个沉默的士兵,默默守护着我们的家园。